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 迪恩网络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 迪恩网络公众号

说说个人对武侠小说创作的一些思考,喜欢武侠小说的朋友可以探讨一下

原作者: 舒如风 收藏 邀请
说说个人对武侠小说创作的一些思考,喜欢武侠小说的朋友可以探讨一下-1.jpg
落霞与孤骛齐飞镇楼
之前的帖子是用手机发的,错别字多,还不容易排版,因此用电脑重发,那个帖子就删掉了。
一.语言
武侠小说终归是小说,这种体裁,以人物为中心,以叙事为主要手段。既然是以讲故事为主,参照评书,单口相声这类,语言都是通俗易懂。至于是现代白话文还是偏向古风,其实问题不大。但是,无论如何都不要故作高深,用一些生僻的词汇,或者说“造一些生僻的词汇”。



用白话文写作是很自然的事情,现代人生活处处接触的都是白话,写白话文没有任何障碍,读白话文更是如此。白话文写的好的,自然是又简洁又富有表现力。
且看如何写一个疯子 : 不然,那狗何以看了我一眼? ——出自《狂人日记》
此等表现力如何逊色于古文?

因此我想到了第二个话题
二.文笔
进行文学上的创作,文笔总是绕不开的话题。文笔直接影响的,就是小说的表现力。文笔包含的东西很多,而且很难提升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武侠小说对文笔的要求,一定是质朴平淡。

质朴平淡: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反例:谁,执我之手,敛我半世癫狂;
谁,吻我之眸,遮我半世流离;
谁,抚我之面,慰我半世哀伤;
谁,携我之心,融我半世冰霜。
这两段文字给我最大的感受是,前者没有半分华丽的辞藻,言之有物;后者看似优美,实际上都不知道他说的什么玩意。这并不是白话文和古文的区别,对于近乎相同的场景,言之有物的语言才是朴实唯美。散文这种体裁你还可以写的华丽优美一点,哪怕故作姿态卖弄文采,只要形散意不散,就是好文章。但是小说不同,小说以叙事为主体,不讲究抒情,不讲究声文并茂,把故事讲好了,把人物写活了,才是小说的追求。



不知各位读来有什么感受?华丽么,并没有,但是其中表达的感情,想必诸位都能体会得到。
上面的知乎问答中有个很精辟的总结,分享给大家:
朴实的文笔都是先有感情,之后用文字来描写感情。
而那些浮夸的文笔,大多是没有感情,然后用文字来来弥补情感的匮乏。
记得吧里有个大佬用一句诗来形容文笔"删繁就简三秋树,领异标新二月花",我想这应当是武侠小说的文笔追求。
在这里,我给大家提个建议,想提高文笔,一定要多读书。读哪些呢,各凭喜好,但是决不可只读武侠,只读网文,那样只会把眼界读小了,把整个人都固化了。



三.写景
写景应该是很多武侠小说作者头疼的一个环节。不写景时,感觉行文枯燥,写的多了,就有点喧宾夺主,反而影响行文的流畅,写的少了,感觉意犹未尽。写景的内容,最容易被读者忘却,也最不容易吸引读者,这点真的是“食之无用,弃之有味”。

写景很难,看了很多小说,没能记住多少。反倒是古文里边的写景,记住了不少。
如镇楼图的"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",还有"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","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",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“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而已”等等。这些句子除了是名句之外,还有一个特点:以“气象”取胜。它们写景并没有很具体,而是抓住了画面中最具特点的景物和这些景物最大的特点来写。
这种写法,很难。没有看过这些景色,没有一定的文学素养,很难写出这样的“气象”来。

然而有一些写景的技法,我觉得是相对容易实现的。
譬如"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",这也是写景的名句,但是并没有不可捉摸的“气象”。然而这六种景物却不是毫无意识的堆积在一起的。前一句自枯藤起,依次是老树,昏鸦,视角逐渐变高,后一句自小桥起,依次是流水,人家,视角逐渐变远。为什么有这种变化的,因为作者正牵着马走路(脑补),先是平视,然后视角抬高,才表现出景物的全貌,走到桥边(脑补),先是近看小桥,然后逐渐往远处看,看到流水,人家。
这种思考给了我一点启示,就是说写景的层次可以按主观的视角来展开。远处看山,自然是高大巍峨,一片绿色;走到山脚之时,更多的是看到山道崎岖,看到一颗颗姿态不同的树木。只有在登上泰山顶之后才会有“一览众山小”这种视角,你要是在山脚下就能生出睥睨天下的雄心壮志,那我只能说



四.篇幅
篇幅这东西,说不重要那是真的,但是把这个讲透了,还是很有用处的。
短篇中篇不提,只说长篇。个人认为长篇小说字数的极限在百万级别,除非你是网文写手,那另当别论。网文讲究日更万字,你要是写一篇几十万字的小说,一个月就完了,那你怎么赚钱。
对于对自己作品有要求的武侠小说作者来说,篇幅过长尤为不好。武侠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情节俗套,如何减少俗套的描写?自然是写的短一点。短才能把重复率降低,才能有精力认真构思几个不俗套的情节。很多网文洋洋洒洒几百万字,前边写后边忘,最后收也收不住,只能烂尾收场。武侠小说最好不要走这种路子。

长篇小说篇幅太短也是不肯能的,但是最好能做到多修改,多审视。第一次写完,往往会有一些多余或者写的不到位的地方,只有自己多读才能发现。要是自己的作品自己都读不下去,那你要改的地方就有点多了。


五.背景
武侠这种题材,写作背景古代或是近代现代都是可以的。这一点上没有硬性的要求。但是有个值得注意的点,就是历史。很多人写小说,总喜欢带点历史进去。私以为这种写法不是多么明智的写法。这方面我比较推崇古龙,写武侠基本都是架空历史的小说。
为什么不推荐写历史?因为写历史弊病很多。首先绝大多数人并不精研史学,这些历史武侠小说大多是一家之言,作者喜好哪个人物,哪怕这个人物很有争议,他也会把这个任务塑造成正面。为了达到这种目的,作者往往会扭曲历史事实,并抹黑其他的历史人物。

其次,一些历史典故运用不当容易被人诟病。诸如宋人唱元曲之类,唐朝出现银票这种的毛病实在是数不胜数。


最后一点,就是历史实际上是很有厚重感的东西。然而大多数人写的历史,对历史人物的命运认识并不深刻,对既定的历史局限认识也不深刻,写出来的历史大都如小孩过家家一般,经不起推敲。这样的历史不写也罢。
要知道,小说始终是文学作品,他的不严谨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。用武侠小说来写历史,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架空则不一样,没有历史人物的限制,没有历史条件的限制,更不必背负着拯救中华名族于危难的包袱想要写朝堂,随便构思权利斗争;想要写世俗,各种典故随意用;就算你要写家国天下,也无须背上抹黑历史人物,扭曲历史的骂名。



六.武侠元素
一些小说的元素,被贴上了“武侠”这个独有的标签。如武功,门派,神兵,甚至一些桥段。这应该是一件好事,因为武侠小说的作者只需轻轻的一点这些元素,就可以说自己是武侠小说。这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,因为武侠小说的作者在用这些元素的时候甚至可以不动脑子。有种说法说金庸把武侠写死了,金庸把武侠写死了么,凭什么?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然而现在的很多武侠作者仍然跳不出金庸的世界,甚至古龙的小说也时不时的蹦出个少林武当。
每个武侠小说作者都该有自己的武侠小说,不只是人物,还有武侠元素。一本小说绝不可能因为你把武侠元素创作地十分新颖就是好小说,但是武侠元素运用不好的部分绝对是小说的败笔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条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推荐资讯
精选资讯
阅读排行
精选案例展示

威海市南海新区建辉路概念创客空间园A栋三楼303室

周一至周日:09:00-22:00 400-888-4568

扫码关注迪恩公众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( 苏ICP备15919873号